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广东】西樵:设计“大咖”谋划古村活化 三农专家支招乡村发展

【广东】西樵:设计“大咖”谋划古村活化 三农专家支招乡村发展

发布时间:2018-08-10来源:羊城地方版作者:

作为珠江文明的“灯塔”,西樵农村发展的“样本效应”逐渐显现。8月8日,西樵举办两场助推乡村振兴的“高大上”活动,国内外“大咖”们对西樵的“国字号”特色小镇建设和乡村振兴出谋划策。
【广东】西樵:设计“大咖”谋划古村活化 三农专家支招乡村发展


许多专家学者对粤剧很感兴趣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张闻 通讯员 张嘉宜 关蕴琪

        作为珠江文明的“灯塔”,西樵农村发展的“样本效应”逐渐显现。8月8日,西樵举办两场助推乡村振兴的“高大上”活动,国内外“大咖”们对西樵的“国字号”特色小镇建设和乡村振兴出谋划策

        14位导师带队考察设计

        8月8日上午,纪念西樵山风景名胜区成立三十周年系列活动之第四届AAUA世界村落西樵山可持续发展与设计国际夏令营在西樵山白云洞举行。本次夏令营为期10天,共有来自中国、美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日本6个国家的20所院校和30名优秀高校学生参加。其中来自美国普瑞特艺术学院、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等众多世界知名建筑院校的十四位导师将分别带领六个课题小组,在西樵山七条古村和松塘村选取目标村庄,进行实地考察、深化调研和设计。
        本次活动以西樵山和古村的自身历史文化背景作为依据,用国际视野对西樵山地域独特的人文资源做系统性的活化研究,梳理和挖掘西樵山的资源的独特性和价值,挖掘出各村落的独有特色,制定适合其自我运营和自我管理的发展机制;激活和升华其资源的综合价值,形成有竞争力的发展模式,探索出西樵山生态文明与村落特色发展并存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西樵山在地域和文化上都具有独特性,特别是南海经济发达,是改革开放发展最早区域之一,样本效应突出。”亚洲城市与建筑联盟秘书长姚领表示。经初步考察,姚领对西樵松塘村的进一步活化开发课题兴趣尤其浓厚。“松塘村的活化不只是将它博物馆化或引入公共艺术,而应该做一些更有挑战性、创造性的活化,挖掘它的唯一性。”他表示,希望借助“世界的大脑”,挖掘更多西樵山的唯一性,“游客要体验这种‘唯一’,就必须来到这里。”
        据了解,本次活动也是西樵山风景名胜区成立30周年纪念活动。2018年是《西樵山优化升级三年行动计划》“跨越提升年”,西樵力争实现精品酒店改造项目及古村改造项目落地,岭南理学文化研究与传承基地地位进一步强化,旅游文创业态更为集聚,力促“国字号”特色小镇和乡村振兴建设“珠联璧合”,围绕西樵山上的7条岭南古村以及山下遍布的松塘村、简村、烟桥村等古村资源,计划引入投资者,在保育的基础上,将这些古村打造为集精品民宿、特色餐饮、文化创意为一体的岭南民俗风情最佳体验地。

        专家建议建立大合作社

        同样在当天下午,另一场重量级活动——西樵镇农村综合性改革研讨会在西樵山下国艺度假酒店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室主任党国英等专家对南海特别是西樵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建设进行“把脉”,对建设过程中政府的困惑提出自己的见解。
        据了解,作为全国农村综合改革试点的重镇,佛山市南海区在农村综合改革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效。2017年9月,西樵镇在众多备选单位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12个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之一,是国家和省级农业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单位。“相比起部分农村事实上已经变成城乡接合部,同样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区的西樵是珠江文明的‘灯塔’,也是我国现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但以西樵为代表的南海西部同样保持了较好的农村形态,农村的‘细胞’比较完整。”南海区城乡统筹办主任刘锦枌表示,从产业上来看,文旅产业是西樵的主导产业,这些都是西樵成为试点的重要原因。
        刘锦枌和西樵镇镇长关海权分别介绍了南海区和西樵镇农村综合改革的成果,以及面临的发展困惑。关海权介绍,在建设过程中,西樵镇试点“两分开”(政经分开、选聘分开)重构农村基层治理微观基础,也通过深化党群议事机制,畅通非户籍人口的融入渠道。此外,西樵推进股权确权到户,是农村股权从过去动态调整型向稳定规范型转变,以制度设计防止发生新增集体经济组织股权矛盾纠纷等。关海权也提出一些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在农村综合改革进程中如何确保生态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农村人居环境应如何综合整治?”
        对此,党国英结合对荷兰、美国以及对我国江苏等地的样本研究给出建议。“什么地方城市发展的好,什么地方的农业农村就比较好,乡村建设千万不能忘记城市”,党国英发表自己的独特见解称,农村现代化的过程需要现代要素,特别是农民要享受公共服务,最有效的途径是到城市来与市民共享,特别是人口比较少的农村,单独建设公共服务设施成本巨大。他主张南海的城乡结构应该向荷兰学习,“8000~9000人以上的居民点,尽可能按照城市的标准来做,尤其是南海有好几个30余万人口规模的镇,要按照高标准的城市来建设。”同时,他主张农村离城市的车程要控制在半个小时以内,“要让农民容易‘进来’,不是住下,而是能很方便地进城来共享公共服务,这是城乡融合的关键所在。”
        他同时也建议,改革要深化产权改革,提高农业经济的效率,“股权太分散不利于做出现代决策,能否深化产权改革建立股份流转形态?”他表示,南海目前已经有一些好做法,由确权到人到确权到户,但还要深化。而在提高农民收入方面,他主张南海特别是西樵可以建立大的合作社,农民通过合作社深度参与农业产业链的分工,这是实现农民收入增长的主要方式。
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