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疏解与承接,“减量发展”的A面B面

疏解与承接,“减量发展”的A面B面

发布时间:2018-08-10来源:新华网思客作者:

提到“减量”,我们往往第一时间会想到“疏解”,比如疏解人口、疏解产业、疏解行政机构。但是我们不能只谈疏解,不谈承接,甚至有时候,承接比疏解更重要。
疏解与承接,“减量发展”的A面B面

        北京成为第一个正式推行“减量发展”的城市。
        提到“减量”,我们往往第一时间会想到“疏解”,比如疏解人口、疏解产业、疏解行政机构。但是我们不能只谈疏解,不谈承接,甚至有时候,承接比疏解更重要。
        可以说,疏解与承接是“减量发展”的A面B面,如果说疏解是为了缓解大城市病,实现减轻大城市资源环境压力的目的,那么承接就是减量发展的前提,是为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持久的动力。
        对于如何承接,其实《北京市关于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重要举措的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中已经透露了这些信息:
        1. 落实产业转移重点承接平台建设意见和产业疏解配套政策,完善强化共建共管体制机制,推动建立产业转移、共建产业园区的税收分享机制等;
        2. 切实打破行政壁垒,推动副中心交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及产业向廊坊北三县延伸;
        3. 健全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对接协调工作机制,争取先行先试政策延伸覆盖、国家重大创新资源协同布局。
        在承接方面,《行动计划》将目光主要聚焦在产业、创新资源的转移承接。打破行政壁垒,实现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延伸覆盖,成为落实“减量发展”的保障。也就是说,能否给减去的“量”一个合理的去向,决定着“减量发展”政策的成败。

        减掉的“量”去哪儿了?

        为了疏解非首都功能、给高质量发展腾挪空间,究竟要减哪些“量”?北京市发改委明确表示,包括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以及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
        这就说明,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行政机构、事业性服务机构以及相应的人口,必须由周边地区有效承接。那么问题来了,像北京这样的超级大城市减量过后,减去的“量”将去向何方?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为我们提供了承接工作的布局与方向
        通州副中心。北京城市副中心是北京新两翼中的一翼,通过有序推动市级党政机关和市属行政事业单位搬迁,带动中心城区其他相关功能和人口疏解,到2035年承接中心城区40—50万常住人口。
        雄安新区。与通州副中心不同的是,雄安新区更多的吸纳集聚创新资源,发展高新产业。在与通州副中心“错位发展”的政策导向之下,更多承接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学校、科研院等的转移。
        京津冀地区。从更大范围来看,承接非首都核心功能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一环。根据三地不同的功能定位,天津市、河北省承担劳动密集型业态的疏解转移、市场疏解、环境物流设施疏解。
        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带动下,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在2017年实现由增到减的拐点,较2016年下降3%。通过疏解和承接,高端产业的带动作用增强,2018年上半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1%,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5.1%,北京正在加快脚步进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

        “减量”之后,如何有效“承接”?

        能量守恒定律告诉我们,能量不会凭空产生和消失,只会从一种能量转换为另一种能量。
        “减量发展”也是一样,疏解的同时必然需要承接。保障被疏解的企业和人口得到有效承接,需要在区域的协同和规划上做文章。
        构建产业承接平台、承接制度。一方面,人口跟着产业走,能够有效缓解首都地区的人口压力;另一方面,产业、人才的集聚效应,能为周边地区提供经济发展的动力。
        截至2017年12月,在京津冀产业转移的过程中,三地初步规划建立“2+4+46”平台,包括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两个集中承载地,四大战略合作功能区及46个专业化、特色化承接平台。
        打破行政壁垒,实现统筹协调。要做到打破行政壁垒,关键是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势,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近年来在统筹协调方面,主要进行了哪些顶层设计:
        2014年8月,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成立。
        2015年4月,《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发布。
        2016年2月,《“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印发实施。
        2017年9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发布。
        2018年4月,《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发布。
        2018年6月,《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完成
        2018年7月,《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2018-2020年行动计划》出台。
        近年来密集出台的顶层设计,透露出行政壁垒正在逐渐被打破的趋势。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的“共建共管共享”模式,在全国首开异地监管先河。同时,《行动计划》提出将出台通州区与廊坊北三县地区整合规划,完善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的体制机制,这为承接非首都功能提供了重大机遇。
        为疏解人口提供充分保障。对于被疏解的人口和企业,需要在交通、医疗、教育等方面为他们提供充分的保障。
        以交通一体化为重点,强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北京将建设京津石“1小时通勤圈”、京津保唐“1小时交通圈”,建设京唐城际、京滨城际等城际铁路,建成北京新机场及新机场外围“五纵两横”综合交通网络,让疏解人口能够享受更为便捷的交通条件。
        为疏解承接地人口提供养老、医疗服务保障。《行动计划》提出,依托京津冀区域医联体逐步推动建立三地转诊机制,扩大养老机构医保互联互通的试点范围。2017年8月,北京世纪坛医院、清华长庚医院、北京口腔医院等分别与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保定市第二医院等建立对口合作关系。
        环保联防联控,优化环境质量。对于防治大气污染,从当初各自单打独斗的模式,到目前的京津冀三地资源共享、责任共担,开展联动执法,共同排查、处置跨区域、流域的环境污染问题和环境违法案件。
        有专家指出,重视非首都功能的承接工作,要让区域内各个发展单元都能在共享发展中获得应有的发展空间和平等待遇,这样才能使各个区域组成汇聚发展要素、充溢发展希望、释放发展潜能。只有做好了承接,才能最大限度完成疏解任务,为北京的“减量发展”提供持续的动力。
        实际上,它反映出的是一种底线公平观念,意味着每一个为他所生活的城市作出贡献的人,都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障。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