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道”相传——以南粤古驿道为载体掀起景观创作热潮的思考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道”“道”相传——以南粤古驿道为载体掀起景观创作热潮的思考

“道”“道”相传——以南粤古驿道为载体掀起景观创作热潮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07-27来源:南粤古驿道网作者: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邱衍庆 汪志雄

道字的最初含义是道路,后来引申为做事的方法、路径、本源、本体、规律、原理和原则等。从珠三角绿道到南粤古驿道,“道”在近年广东规划建设工作中是一个关键字:一方面扎实推进了绿道和古驿道两种实体之“道”在全省的建设,另一方面也探索了一种以重大建设项目参与社会治理的方法之“道”。
“道”“道”相传——以南粤古驿道为载体掀起景观创作热潮的思考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邱衍庆 汪志雄

        道字的最初含义是道路,后来引申为做事的方法、路径、本源、本体、规律、原理和原则等。从珠三角绿道到南粤古驿道,“道”在近年广东规划建设工作中是一个关键字:一方面扎实推进了绿道和古驿道两种实体之“道”在全省的建设,另一方面也探索了一种以重大建设项目参与社会治理的方法之“道”。在此过程中,省“三师”(规划师、建筑师、工程师)专业志愿者的专业技术人员深度参与绿道建设,形成绿道建设的专业设计之“道”。“设计创造价值。”在当前南粤古驿道建设大背景下,省“三师”专业志愿者技术人员如何以“道”传“道”,以专业设计之“道”促进南粤古驿道高品质建设,助推“以道兴村”,继续发挥重大建设项目对于推动社会治理和“共同缔造”的支撑作用,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南粤古驿道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载体。6月14日,“三师”志愿者阿瑞倡议:“三师”志愿者们积极参与乡村建设,践行“共建、共治、共享”理念,开展一场硕果丰盛的大地景观创作活动。此倡议再次引发了“三师”技术人员依托南粤古驿道充分施展专业技能,运用风景园林设计手法,在确保本体修复质量的同时,提升古驿道景观价值,营造丰富的乡村景观风貌的思考。下面以风景园林设计为例,探讨风景园林专业设计人员以南粤古驿道为载体掀起景观创作热潮的路径和方法。

        1.“双道”的认识:线性游憩空间发展两大方向和生态文明发展之道

        1.1广东绿道与南粤古驿道代表了现代线性游径发展的两大方向。其中,广东绿道——“自然保护+运动休闲”的线性生态资源保护利用模式;南粤古驿道——“历史展示+休闲体验”的线性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模式。绿道着重强调了在大都市地区与生态廊道和市民运动休闲的结合,而南粤古驿道以线性文化线路为主要特征,已超出了珠三角绿道建设经验的范畴。由于社会经济发展方式的变更,南粤古驿道上的文化遗存大多分布在边远地区,而这些被工业化和城市化遗忘的地区,恰恰又是广东贫困乡村分布密集的粤东西北地区,因此古驿道更加强调在相对欠发达的偏远地区与历史文化和乡村振兴的结合。
        1.2广东绿道与南粤古驿道都是串联丰富生态资源、贯彻生态文明理念的发展之道。其一,绿道建设的缘起就是解决城市扩张与生态保护的矛盾。为解决该矛盾,促进城乡区域可持续发展,广东省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探索与尝试。从1995年《珠三角经济区城市群规划》提出的“生态敏感区”,2003年出台《区域绿地规划指引》的“区域绿地”,2006年《珠三角城镇群协调发展规划》及《实施条例》明确了“区域绿地” 的法律地位,2009年《珠三角城乡规划一体化规划》首次提出建设珠三角“区域绿道网”构想,随后开展了《珠三角绿道网总体规划纲要》,提出用3年左右时间,率先在珠三角建成六条总长约1690公里的区域绿道,在重构珠三角区域生态安全格局的同时,为广大居民提供更多的生活游憩空间,真正体现了“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

图为珠三角生态保护重要历程分析。
(资料来源:《珠三角绿道网总体规划纲要》)
        其二,以古驿道为纽带,整合沿线丰富历史文化资源、提升文化自信、传承文化遗产的同时,南粤古驿道也串联了丰富的自然生态资源,也体现了生态资源保护利用的科学发展理念。据统计,南粤古驿道沿线两侧5公里范围内涉及省级以上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以及各类重要景区、度假区共计248个,包括南岭国家森林公园、丹霞山风景名胜区、罗浮山国家风景名胜区等,是串联我省“绿水青山”资源的生态之道。通过开展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将加快粤东西北地区的生态资源资产化进程,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多的优质生态产品,激发生态发展区绿色发展新动能,支撑我省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格局。


图为南粤古驿道沿线重点发展区。
(资料来源:《广东省南粤古驿道线路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
        此外,绿道网建设与古驿道保护利用也是以“共同缔造”的方式、以重大项目建设为载体参与社会治理的两个典范。风景园林在广东绿道网建设中发挥的专业之“道”,将成为南粤古驿道与乡村振兴之间的技术桥梁,成为进一步支撑重大建设项目深度参与社会治理的专业保障和支撑。

图为广东现代线性游憩空间模式。(作者自绘)

        2.绿道之“道”——风景园林对绿道网建设的重要支撑作用

        2.1 风景园林专业是绿道网规划的重要技术力量之一

        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10年和2012年先后批复《珠江三角洲绿道网总体规划纲要》和《广东省绿道网建设总体规划(2011-2015年)》,出台了《珠三角区域绿道(省立)规划设计技术指引》,并以此为依据各地级以上市陆续开展了城市绿道网规划和建设。风景园林专业团队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在上述绿道网规划过程中始终是重要的中坚力量。
        风景园林在景观生态学、风景遗产、城市绿地、园林设计和植物研究等方面的专业优势,为绿道这一重大民生建设项目在广东落地实施提供了重要支撑,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推动绿道成为工程建设与社会治理相结合的生动案例,也与当前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要求吻合。

图为风景园林对绿道设计的技术支撑关系分析图。(作者自绘)

        2.2 风景园林人设计建设了大量高品质绿道工程

        珠三角绿道网的建成,扩大了城市绿地的供给,提升了公园绿地的使用效率,改善了人居环境品质。同时,绿道的建设,让市民康体锻炼有了新的去处,助推了自行车的回归。在珠三角已建好的绿道中,最受公众欢迎的也是那些适应骑行和跑步运动的水岸绿道,如广州的滨江绿道、东莞松山湖和肇庆星湖的环湖绿道等,广州生物岛上绿道串联公园形成的带形水岸运动休闲带,更是人气爆棚,成为了都市青年聚会游戏的热门场所[2]。

图为珠三角九市的城市建成区绿道。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园林人参与规划设计和建造的高品质绿道工程遍布全省各地,当前全省绿道建设累计总里程超过1.2万公里,其中珠三角地区绿道8909公里,约占全省绿道总里程的81%。绿道各项服务配套设施逐步完善,日益成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广东绿道网建设注重生态、贴近群众、服务民生、促进发展,荣获联合国人居署“2012年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全球百佳范例称号。

图为由风景园林专业机构主导或参与建设的高品质绿道工程。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2.3 助推绿道升级,构建绿色基础设施网络

        利用风景园林学的学科支撑,绿道之“道”从线性生态资源向网络化、多功效的绿色基础设施升级,构筑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
        (1)绿色基础设施的概念
        根据1999年美国保护基金会和农业部林务局的释义,绿色基础设施是国家自然生命保障系统,是一个由相互联系的网络,这些要素包括水系、湿地、林地、野生生物的栖息地以及其他自然区;绿道、公园以及其他自然环境保护区;农场、牧场和森林;荒野和其他支持本土物种生存的空间,它们共同维护自然生态进程,保持洁净的空气和水资源,并有助于社区和大众提高健康状态和生活质量。
        (2)绿道升级的路径
        借鉴绿道网建设的先进经验,以区域核心为基础,贯通各条生态廊道,合理布局,设立生态节点,形成“区域核心—链接系统—脚踏石”有效衔接、相互协调的绿色基础设施网络。

图为绿色基础设施网络要素构成。

图为绿道升级思路示意图。
        (3)绿色基础设施的特征
        ——网络化。通过“中心”(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森林、城市公园、城市林地等)和“连接”(绿道、河流、绿带等)形成互通网络,可以发挥自然生态系统作用,进而提升大众健康状态和生活质量,支撑人类生存和可持续发展。
        ——多功效。绿色基础设施具有净化水土、清洁空气、降低城市温度、减缓气候变化的影响、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节省投资、确保生物多样性、提高大众健康和生命质量的作用。
        (4)绿色基础设施规划建设方式
        绿色基础设施包括新区和建成区的绿色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棕地及滨水生态修复。

        2.4 风景园林专业为绿道网建设总结了大量学术经验

        近8年来,风景园林专业人员在《中国园林》期刊发表绿道相关论文60余篇,在《风景园林》期刊发表100余篇。内容涵盖国外绿道建设经验介绍、国内绿道规划理念、施工设计等诸多方面,为绿道网建设积累了大量学术经验。同时,组织推动了“广东绿道讲坛”的举办,积极推广宣传广东绿道网的建设经验。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3.“道”“道”相传——风景园林设计在南粤古驿道中的传承与创新

        3.1 风景园林专业之“道”与南粤古驿道

        从某种意义上讲,南粤古驿道是绿道的升级版,是“线形文化开敞空间”。同样可以发挥风景园林专业之“道”,以高品质的风景塑造、场所营造和园林创作,为南粤古驿道实现优质生态产品供给、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提升文化自信以及带动休闲旅游带来极大的促进作用,延续重大建设项目参与社会治理、推动经济发展转型的工作模式。

图为风景园林对南粤古驿道设计的技术支撑关系分析图。(作者自绘)

        3.2 发挥景观生态学优势,推动古驿道与生态环境相融共生

        (1)景观生态学的内涵
        景观生态学是研究在一个相当大的区域内,由许多不同生态系统所组成的整体(即“景观’)的空间结构、相互作用、协调功能以及动态变化的生态学新分支,是风景园林学科的外延[3]。
        (2)挖掘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内的古道资源与历史故事,形成一体互促关系
        南粤古驿道沿线两侧5公里范围内涉及大量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等完整的景观生态系统,发挥景观生态学对于上述完整景观生态系统的规划优势,多专业协同,结合政策保护要求,将特定的自然风景、地质地貌与厚重的人文历史价值通过古道串联起来,进一步彰显上述地区的自然人文资源价值,形成优质生态产品供给。
        (3)生态保护中讲述古道好故事——以罗浮山风景名胜区为例
        位于惠州市博罗县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罗浮山,列入南粤古驿道2018年重点段。《广东省南粤古驿道线路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提出:以葛洪的炼丹和研究中草药为主题,深入挖掘葛洪的典故传说,结合利用罗浮山等历史文化遗产,策划中医药健康旅游、非遗展示、中草药种植与博览等活动。
        由于古道同时也位于省级自然保护区,通过运用景观生态学理论,结合保护区域叠加分析,综合考量生态要素与驿道建设影响因子。经反复校核,罗浮山古道选线经过罗浮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和缓冲区,不涉及核心区。

图为罗浮山古道与省级自然保护区保护范围线叠加分析图。(作者自绘)
        (4)改善古驿道沿线山水自然景观品质
        泛指未纳入风景区或公园体系的山林地、河流湖泊景观,尚未形成规模化、体系化的乡土自然景观。
        ——对山体进行增绿补绿,提高驿道沿线绿化率。通过对宜林荒山地、低质低效林地、坡耕地、抛荒地进行绿化,提高古驿道沿线的山林覆盖率,防治水土流失、山泥倾泻等灾害对古驿道的影响。
        ——对沿线林相进行美化,打造季相变化。对单一林相因地制宜进行林种更替,营造季相变化,丰富驿道沿线色彩,提升步道者的视觉体验。
        ——沿线滨水景观优化,打造具有序列变化的驳岸。因地制宜选择自然或人工驳岸形式进行滨水景观优化,营造具有序列变化的驳岸景观,丰富驿道步行体验。

        3.3 发挥风景园林遗产保护优势,推动古驿道与古村落互利共赢

        (1)风景园林遗产保护的内涵
        风景园林遗产覆盖范围甚广,类型上包括文化景观(含历史园林、乡村景观)、自然遗产(含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和历史城市景观;地域上应包括世界、国家、地区和社区等尺度的遗产地,在不可以移动的遗产保护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4]。
        (2)参与沿线古村落等重要风景遗产保护活化工作
        《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选取与保护利用工作计划》要求,将农村连片整治、农村环境改善等政策和资金投入到南粤古驿道,特别是重点线路沿线的村镇,发挥叠加效应,走出具有广东特色的乡村振兴道路。
        根据《广东省南粤古驿道保护与修复指引》,应优化村镇型古驿道两侧的空间环境,保护传统的街市格局、建筑风貌,展现岭南村镇的特色与淳朴的民俗乡风,提升古驿道服务功能,促进乡村经济发展。
        (3)开展风景遗产修缮——以樟林古港为例
        汕头市澄海区,樟林古港所在的樟林乡,具有丰富的历史遗存资源,如建于明神宗万历八年的潮汕地区建设规模最大的妈祖庙(天后圣母庙),继“六社八街”又增建三街之后最终建设且保存至今的仅有的新兴街,集住宅、书斋、庭园三者为一体的粤东名园等。通过推进古港河截污和环古港河两岸景观建设;打造古港广场、永定楼前广场以及山海雄镇庙前的戏台广场;按“修旧如旧”要求修复新兴街古栈道立面和保育活化古栈房关键节点,包括二个古码头、永定楼、林园、税口等。
        (4)提升风景遗产景观品质——以从化钱岗村为例
        广州市从化区,属北江古驿道段,八条示范段之一。钱岗村始建于宋代,村中上百年的古树、古祠堂、古民居广布,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史上最牛古祠堂”的广裕祠也坐落于此。以古驿道为纽带,利用现有乡道、村道、步道,将钱岗古村打造为古村文化画卷、山水养生绿谷、运动休闲走廊,提升风景遗产景观品质,打造全域旅游格局。2017年以来,钱岗古村及沿线其他村落共接待游客20多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1.4亿元。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5)推动古建筑景观活化利用——以云浮兰寨村为例
        云浮市辖区,属南江古驿道(水道)段,八条示范段之一。兰寨村处于八条南粤古驿道示范段中唯一的一条水道中,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48座,有“南江文化之魂”美誉。
        政府鼓励当地群众共同参与管理,成为管理主体,以闲置的土地、古屋入股,形成以群众营运为主体的产业集群,将古建筑进行适当修缮后,成为文创产业发展的特色空间载体。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3.4 发挥大地景观规划优势,推动古驿道与大农业景观相得益彰

        (1)大地景观规划的内涵
        大地景观是一种大尺度、大色块的区域景观,是在自然生态系统有机更新的基础上,通过科学与艺术手段,改变原有的场地特征,塑造出自然与人文和谐相融的生态景观系统[5]。
        (2)营造古驿道沿线大农业景观
        《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选取与保护利用工作计划》要求,要结合水田垦造,打造特色农业景观。根据《广东省南粤古驿道保护与修复指引》,平原型古驿道两侧的景观环境,应维持和保护原有农业景观,体现乡村特色。大农业景观作为大地艺术的一种,具体指通过农业规模化成片种植形成水平或垂直方向的特色农业景观,如高标农田景观或梯田景观,同时具备生态效益、景观效益及经济效益。
        ——结合田园景观进行驿道沿线特色农产品供给。依托沿线已有的种植园、采摘园和农家乐,将古驿道旅游与周末度假休闲、驿道特色农产品供给相结合,通过产业兴起为驿道提供修缮资金的同时打造古驿道农产品牌。
        ——丰富田园肌理,营造田园观光体验。根据农事需求进行土地肌理营造,形成具有特色的驿道沿线农业景观,给步道者带来规模化的大地景观的观光体验。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3)大农业景观营造——以韶关垦造水田项目区为例
        韶关市珠玑镇,第一个垦造水田试点。项目地点地处南粤古驿道保护范围,田地改造属于旱地改造水田类型,建设规模为1369.35亩,连片面积大,有利于造规模化的大农业景观。村民借旱改水项目之机,打造古田村里品食原生态大米、有机蔬菜等特色农产品,致力打造古驿道上古田村特有的农产品牌,兼顾经济收益的同时营造了古驿道特色大农业景观。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4)大农业景观营造——以徐闻“菠萝的海”为例
        湛江市徐闻县曲界镇。项目地点位于雷州半岛古驿道范围,因特产菠萝,被厉以宁命名为“菠萝的海”,还被誉为“中国菠萝第一镇”,全国每生产3个菠萝就有1个来自曲界。充分发挥土地肥沃、地势平整的热带地区优势,通过种植不同的农作物,形成媲美普罗旺斯的七彩大地景观。通过举办国际菠萝文化节:融合采摘、绘画、体验、摄影、选美、自驾游、美食节等活动,加强与农业、生态和旅游的结合,发展出立体多元的 “菠萝文化”。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3.5 发挥园林设计和园林工程优势,助力古驿道建设高品质场所景观

        (1)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的内涵
        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即通过艺术与科学手段,对自然与人工场地进行研究、规划、设计和管理,营造良好的人居环境和生活空间,使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存[6]。
        (2)以高品质风景园林设计打造场地特色,营造场所精神
        《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选取与保护利用工作计划》要求,要抢救性保护南粤古驿道上珍贵的历史遗存。要将南粤古驿道上散落的驿亭、驿站和古桥等历史遗存修缮好,进行原真性修缮。
        结合现代需要进行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沿线标识系统,开展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和调查,建立户外运动安全急救系统,加强通信网络建设等。
        (3)景观节点设计——以台山海口埠银信广场为例
        江门台山市端芬镇海口埠,“广府人出洋第一港”。银信纪念广场是一座富有文化内涵的社区体育公园,其中,广场上20根柱子打造的银信柱阵由许瑞生副省长亲自设计,每条银信柱有八面,用648烧制的银信瓷片,艺术性地展示中国第一侨乡“台山”海外华侨银信的缘起、递送、历史作用与现实文化价值,包含不同主题,如劳工、留学、抗日、爱国、教育、科技等内容,分类展示台山海口埠的银信文化,打造了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充分展现广东“海上丝绸之路”文明的独特展示平台。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4)景观节点设计——以西京古道梯云岭段节点设计为例
        乳源西京古驿道,滨水休闲主题段落。依托梯云岭亭、现存古驿道、朱德元帅祖居地以及南水湖湿地公园发展户外休闲文化与红色军事文化。利用场地现有的岩石堆进行景观节点营造,保留原有岩石堆积场景的同时适当融入文化元素,增加座椅、亭廊等小品设施,通过植被种植引导游览路线,为游客提供富有自然野趣的休憩小平台。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5)古驿道本体修复设计
        南粤古驿道本体是指古驿道路径实物遗存;或因历史变迁被覆盖的古驿道路径;或实体遗存灭失,但周边仍保有历史风貌的路径。
        针对古驿道保存情况的评价类别,采用不同的保护与修复的手段。如整饰修复、构件修复、采用现代科学手段消除本体结构存在隐患、路障设置等。通过古驿道路面的修复,提高游客的参与性,展现驿道历史风采。

(资料来源:《广东省南粤古驿道保护与修复指引》)
        (6)古驿道附属设施修复
        附属设施是指沿途的关隘、门楼、驿站、驿亭等和水工设施(古桥、古码头)等相关历史文化遗存。
        ——通过科学的修复手段,保留原真性与完整性。在尊重设施本身原真性与完整性的前提下根据遗存的实际情况采用“修旧如旧”或“断代清晰”等不同的修复手段进行结构修复,损坏部分修补,主要的缺失部分添补,
        ——结合风景园林设计手法,营造特色节点。结合风景园林“借景”“框景”等设计手法进行特色节点的营造,打造驿道特有的场所精神,融入驿道时空,实现历史场景再现。

(图片来源:网络收集)
        (7)连接线修复与建设——借鉴美国历史游径连接线建设经验
        利用现有道路作为连接线,联系起山林古道与区域交通,串联起沿线乡镇和其他资源点。对连接线进行划线、整治、盖板等方式,即可以为游径游客提供服务指引,也增强了乡镇通勤的交通便利性。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8)连接线修复与建设——借鉴香港因地制宜的游径建设经验
        香港游径的修建、维护、使用全过程都严格依照尊重自然、保护环境的原则,因地制宜,使用天然材料。其中,麦理浩径约65%的部分为自然土路,位于行人较少、坡度较缓的区域;其余的35%是硬化道路,徒步舒适性较好;在危险的陡坡或狭窄的路上,设立了防护栏增加安全性。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9)古驿道标识系统设计——借鉴人性化和国际化的香港麦理浩径标识系统经验
        麦理浩径统一设置等距布置的标距柱,全线共200个标距柱,沿途每500米设1个标距柱,并进行编号。标距柱系统让徒步者可随时确认所处位置、行走的距离、方向,强化对已完成路程的成就感。同时,标距柱的位置坐标与救生系统有效结合,如遇紧急事故可利用标距柱编号确定位置求救,体现了人性化和国际化。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10)以园林工程技术进行驿道安全防护——借鉴美观实用的香港斜坡安全系统经验
        香港通过斜坡安全系统预防山泥倾泻等地质灾害,在策划斜坡安全系统的维修、改善及新建工程时,香港从以下方面考虑:一是工程的设计尽量配合四周地势和景物,尽量缩小工程范围保留现存植物;二是栽种的植物不仅美观,还能改善区内生态环境。在应急救援方面,报警电话、直升机停机坪、救火水池、警示牌等,为救援的快速、有效提供有力保障。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3.6 发挥园林植物应用优势,优化古驿道沿线植物景观

        (1)园林植物应用的内涵
        园林植物是景观设计中重要的构成要素,是景观要素中唯一有生命的活体。是否合理应用园林植物的造景手法直接决定了景观工程的质量和园林植物功能的发挥[7]。
        (2)古驿道沿线园林植物应用原则
        ——保护沿线原有植被,重塑驿道生态。保护范围应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植被,加强对原生环境的恢复、维护和保育,不宜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化绿化改造。
        ——选用乡土树种,营造丰富植物景观。应优先选用本地乡土树种和特色景观树种相生的种植模式,保证植物群落稳定性,营造层次、色彩、季相、意境丰富的植物景观,提升古驿道游赏乐趣。
        (3)古驿道沿线植被设计
        ——通过植被进行驿道走向引导。通过植物种植引导古驿道走向及步道者视线的延伸,加强古驿道的线性关系,营造透视感强的驿道景观。
        ——采用风景园林的设计手法进行植物营造配置。通过植物种植对古驿道进行节点丰富设计,利用植物对驿道景观进行“框景”“障景”, 或通过各路段被的种类差异及层次变化营造“移步异景”的古驿道沿线景观。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3.7 发挥景观现场表达优势,深度参与古驿道“三师下乡”

        (1)践行“共建、共享”理念
        发挥风景园林专业在园林工程、园林植物和手绘表达等方面的优势,与当地的能工巧匠和本地专家共同参与到修建古驿道建设和乡村振兴中,大家献言献策、共同推进以道兴村建设工作。
        (2)现场公众参与
        通过手绘的形式,更好地反应村民意愿、传递设计师思路,及时沟通设计方案。促进设计以人为本,更尊重村民及场地现状。在古驿道建设和人居环境改善过程中,对场地问题及时发现,进行实地修复指导,引导村民保护村居环境,防治生态破坏。

(资料来源:南粤古驿道网)

        4.小结:依托风景园林专业之“道”,传承创新,“道”“道”相传

        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工作推进会上,省住房城乡建设厅要求各地树立精品意识、创新意识,在精细上下功夫,在创新上出亮点,确保高质量完成国庆、年底两个时间节点的南粤古驿道保护修复利用工作任务。南粤古驿道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是关系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的民生工程,更是政府以重大建设项目参与社会治理的典范。风景园林具备深厚的线性游憩空间规划经验和扎实的园林工程专业优势,是广东绿道建设的中坚力量,也应在南粤古驿道建设中传承与创新:
        4.1 建立南粤古驿道风景园林技术联盟
        结合目前各市古驿道进度不一,各专业配合还可进一步完善的情况,建议以风景园林分会成立为契机,为古驿道建设的政府部门搭建与全省城乡规划、风景园林专业团队之间的技术联盟,为加快形成古驿道多专业协同的技术队伍提供支撑,特别是古驿道沿线重大景观节点和入口广场等设计施工。
        4.2 组织南粤古驿道规划设计大赛
        借鉴村庄规划设计大赛经验,以2018年重点段为对象,由政府组织,企业支持,发动各高校风景园林专业和各大设计机构参与,为各地古驿道建设贡献风景园林专业力量。
        4.3 举行古驿道与风景园林“驿道设计沙龙”
        邀请风景园林大师和行业专家参与,为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提供专业支撑。
        4.4 推动风景园林人“三师下乡”
        以推动“共建、共治、共享”理念的生动实践为方向,倡议风景园林人以多种形式参与古驿道设计施工。
        南粤古驿道是具有更丰富文化内涵的广东绿道,是一个需要多专业协同、深层次沟通、全过程联动的实施工程,需要一以贯之地传承风景园林专业对于当年“绿道”建设的专业之“道“、创新之”道”和勤勉之“道”,通过“道”“道”相传,为功在千秋的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事业开拓新路径,更为广东再一次以线性游憩空间建设参与社会治理和带动区域协调发展掀开新篇章。
        参考文献:
        [1] 张开云、张兴杰,提高社会治理的公众参与度(治理之道)
        [2] 马向明、杨庆东,广东绿道的两个走向——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对广东绿道发展的意义.南方建筑,2017(06): 第44-48页.
        [3] 何东进等,景观生态学的基本理论及中国景生态学的研究进展
        [4] 林广思等,风景园林遗产保护领域及演化
        [5] 陈祺,武功古镇农耕大地景观规划设计特色探析
        [6] 杨至德等,风景园林设计原理
        [7] 关雪菲,浅谈园林植物造景在景观设计中的应用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