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对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 的测评及排名

对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 的测评及排名

发布时间:2018-05-15来源:《国家治理》周刊作者:

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均分为74.48,整体处于中上水平。深圳发展质量得分最高。
对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 的测评及排名

        重要发现:

        ·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均分为74.48,整体处于中上水平。深圳发展质量得分最高。这主要是因为深圳在经济发展质量、社会发展质量和生态环境质量上得分均相对较高,其得益于深圳凭借早期的政策优势和区位优势以及后天的高度市场化的体制优势和多元自由平等的文化优势,在改善质量和结构上不断突破瓶颈,砥砺奋进。
        ·四大直辖市中,北京城市发展质量得分最高,尤其在经济发展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上远高于其他三城市;重庆则在生态环境质量上具有突出优势;上海经济发展质量相对较高,但生态环境质量垫底;天津在生态环境质量上具有一定优势,但是经济发展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通过将城市发展质量与人均GDP进行相关性分析,我们发现,两者在0.01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p=0.792),城市发展质量越高,人均GDP得分越高。这说明,城市发展应该向质量看齐,高发展质量才能有利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提升居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在城市发展上,我国经济改革早期,由于过分关注速度,盲目追求“快”,造成了工业化、城镇化竞争的加速,城镇数量不断增加,城市规模成倍扩大,城市发展面临着种种质量问题。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历史性“窗口期”。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的经济增长正日益转向更多地依靠消费、服务业和国内需求,更多地依靠劳动者素质提高、技术进步。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也使得发展质量成为关键。过去四十年的高速增长,成功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而当前比增长速度更加重要的是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好不好”成为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和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论断,指出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做出重要部署:“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上下苦功,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也是遵循经济规律发展的必然要求。
        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高质量发展阶段表现在经济发展质量上,就是产业结构不断优化,是由资源、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向技术、知识密集型产业为主转变,就是在经济效益不断提升,由高成本、低效益向低成本、高效益的方向转变;高质量发展表现在社会发展质量上,就是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由传统社会管理向现代社会治理转变,就是科技创新能力不断增强,由低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产品为主向高技术含量及附加值产品为主转变;高质量发展表现在生态环境质量上,就是生态建设不断迈上新台阶,由高排放、高污染向循环经济和环境友好型经济转变。高质量发展最终将体现为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居民收入得到较快增加。
        高质量发展不仅是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也是对城市发展的新定位。城市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火车头和空间载体,应根据新发展理念的要求,全方位提高城市发展质量。对城市的发展质量进行测度和评价,有助于城市将总体规划和高质量发展一体谋划落实,以顶层设计统领各项工作,使落实总体规划的过程成为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过程,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高质量发展之路。

        城市发展质量评价指标的构建方法
        指标体系的建立

        城市发展质量是一个发展中的多维的包容性概念,城市发展质量之所以说是一个发展中的概念,是因为它是动态演进的,其内涵随着评价主体对城市发展认识的不断深化而发展,包容性具体表现在它不仅包括经济、社会、生态环境等城市实体系统的发展状况,也包括综合竞争力、人居生活环境、可持续发展潜力等抽象概念。如果从生态视角出发建立发展概念模型(图1,P36),通过模拟城市的系统构成及相互关系,并在此基础上展现出城市发展质量的理想状态。我们可以将城市描述为由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相互作用的子系统构成的几何体。其中,生态宜居就是社会子系统与环境子系统的交集。环境可承载即环境子系统与经济子系统的交集。经济可持续即经济子系统与社会子系统形成的交集。发展质量则是三者的交集。
        本报告对城市发展质量评价的基本原则:应具备分类控制的引导性、可比性、可操作性、可完善性,贯彻科学发展的总指向,融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大发展理念。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发展更多依靠的是经济内生动力、创新动力的增强,意味着更加注重发展效率和资源环境保护,意味着发展的协调性和平衡度不断完善。
        本报告对城市发展质量评价的指标体系选定标准主要依据专家学者的相关研究成果、城市发展内在属性、城市发展质量的内涵特点、评价的基本原则,以及数据的可得性,构建涵盖3个一级指标、8个二级指标和34个三级指标的评价体系(见表1)。

        指标的无量纲化方法

        为了增强测评结果的科学性和可比性,在对指标数据的选择和设定过程中,我们采用了此前测评研究中应用过的具有单调性和凸性特征的指数功效函数,对三级指标数据分别进行了无量纲化和标准化处理。该功效函数的具体形式如下:
        该功效函数中,d是量化后的得分,我们将其区间控制在了60-100之间,x是观测值,也就是各指标数据的实际统计值,xh是满意值,xs是不允许值。一般来说,对于正向指标(数值越高,反映了“发展质量”越强),满意值取指标数据中的最大值,不允许值取其最小值;而对于逆向指标(数值越高,反映了“发展质量”越差),满意值则取指标数据中的最小值,不允许值取其最大值。经过功效函数的转换之后,就可将各城市的指标数值全部转换为60-100之间的得分。
        有必要指出的是,依据该功效函数所得出的结果是相对结果,前述各指标数据的最小值和最大值会影响各城市发展质量指数的得分。也就是说,如果改变参与测评的城市样本量,可能会导致数据指标的最大值和最小值发生变化,各城市发展质量指数的最终得分也会发生变化。但是,这并不会对各城市之间发展质量指数得分的排名顺序产生影响。

        指标体系的权数

        已有的研究或采取专家调研法,即从主观上为指标设定权重;或采取客观赋权法,即采用层次分析等统计方法,从数据的分析和统计中求得权重。此次测评,我们对于指标权重的设定采取的是变异系数法与主观赋权法相结合。其中,一、二级指标权重通过客观赋权法得到,三级指标权重通过客观赋权法与主观赋权法结合得到。经过综合赋权后,得到各指标的权重系数(见表1)。

        指数合成方法的应用

        可用于合成的数学方法很多,比较常见的有加权算术平均合成模型、加权几何平均合成模型,以及加权算术平均和加权几何平均联合使用的混合合成模型。在这里,综合比较以上方法之后,且考虑到模型算法的便捷性,我们选用了加权算术平均合成模型。之所以采取加权算数平均而非几何平均,还鉴于加权算数平均考虑了个体在总体中的占有份额对均数的影响,即所谓的权重对均数的影响,因此相对更为科学合理。

        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发展质量评价结果
        发展质量总体评价

        均分为74.48,整体处于中上水平。位居均分之上的有9个城市(见图2,P40),依次分别是:深圳(86.88)、北京(83.19)、上海(78.92)、广州(77.83)、南京(76.02)、杭州(75.89)、武汉(75.77)、天津(75.24)和厦门(75.18)。通过分析分项指标得分排名,我们看到,深圳因为经济发展质量、社会发展质量和生态环境质量得分均相对较高而位居首位,这得益于深圳凭借着早期的政策优势和区位优势以及后天的高度市场化的体制优势和多元自由平等的文化优势,在改善质量和结构上不断突破瓶颈,砥砺奋进。
        早在2010年,深圳就提出了“深圳质量”。接下来连续7年的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都出现了“深圳质量”的表述。2013年,深圳被国家质检总局授予全国首个“质量强市示范城市”称号。2015年,“深圳质量”建设质量强市行动不断加速。深圳市草拟完成特区质量条例并通过市人大第一次审议,形成国内首个宏观质量法治框架;持续实施市长质量奖政策激励并扩展到各领域、各行业;建立起深圳质量指数分类指引制度,完成产品、工程、环境、服务四大领域以及教育、医疗、金融等12个行业分指数试测评;在国内率先将打造深圳标准情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体系,并制定了详细的考核方案和评分标准。这些有针对性的举措大大加速了深圳建设高发展质量强市的完成。
        北京和上海长期重视并持续推进质量建设,发展质量整体也相对较高,分别位列第二、第三,尤其在经济发展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得分上均相对较高,但与深圳相比,北京和上海在生态发展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同样,我们也看到重庆(68.99)、哈尔滨(68.58)和长春(68.40)位居最后三名,远低于平均值。重庆和长春主要是经济发展指标和社会发展质量相对靠后,哈尔滨则主要是经济发展质量和生态环境质量相对靠后。位于东南部的城市在发展质量上优势突出,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城市发展质量相对较弱,但发展空间巨大。

        经济发展质量评价

        位居均分(74.04)之上的有8个城市(见图3,P41),依次分别是:北京(84.95)、深圳(84.83)、上海(84.24)、广州(77.07)、天津(76.87)、杭州(76.06)、宁波(75.86)和厦门(74.49)。通过分析分项指标得分排名,我们看到,前三名中的北京在发展结构和发展外向度上排名相对靠前,深圳在规模水平、发展结构、发展外向度和经济效益上排名均靠前,尤其是规模水平和经济效益相对突出,上海主要在发展外向度上相对突出。同样,我们也看到,重庆(68.69)、哈尔滨(67.38)和长春(66.82)排在最后,重庆主要是发展结构和经济效益排名相对靠后,哈尔滨主要是规模水平、发展外向度和经济效益排名相对靠后,长春主要是经济效益排名垫底。
        我们发现,由于区域位置、资源禀赋、历史沿革等客观原因,重庆、哈尔滨和长春三个城市在经济发展上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比如,重庆存在着显著高于全国水平的二元经济结构,体现在传统农业比重较大且发展滞后,收入消费水平差距较大,而且当地存在的工业扩张能力弱,此外,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困难更加剧了这种二元经济。要提升经济发展质量,重庆可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久久发力,去产能,降杠杆,提高工业投资有效性,提高产能利用率。长春和哈尔滨作为东北工业城市,在经济发展上也因为受到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而有点裹足不前,产业转型慢,经济欠缺活力,人均收入水平低,人才流失严重,进而形成了恶性循环,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但是我们看到,近几年长春和哈尔滨经济有所好转,经济增速明显提升,加快发展新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虽然当前发展质量相对落后,但是上升空间巨大。

        社会发展质量评价

        位居均分(70.76)之上的有7个城市(见图4,P43),依次分别是:深圳(88.72)、北京(82.03)、广州(75.33)、上海(75.08)、武汉(74.98)、南京(73.24)和杭州(73.04)。通过分析分项指标得分排名,我们看到,前三名中的深圳在民生幸福和科技创新上均排名前三,在科技创新方面,目前而言,深圳无疑是中国科技创新能力最为突出的城市。
        据深圳市统计局的相关数据,2015年深圳市全社会研发投入占全市GDP比重达4.05%,每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66.2件,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6倍。先进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76.1%,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70%,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近70%。当前深圳经济已具备“自我造血”功能,深圳90%以上研发机构在企业,90%以上研发人员在企业,90%以上发明专利出自企业;深圳除了拥有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等一批创新型巨头外,还存在着大疆、迈瑞等大量的行业领先者,以及海量的创新型中小企业,在企业研发水平上的优势较为明显。当前,深圳已经进入到创新驱动,即以研发、创新产业、新经济等拉动经济增长的阶段。目前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高附加值产业、未来型产业的布局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已经体现出了强大的作用。
        北京主要在科技创新上相对突出,尤其是北京高校科研机构、创新平台、创新人才等方面的优势其他城市难以撼动。广州则在民生幸福方面得分相对靠前。同样,我们也发现大连、长春和重庆排名最后,大连主要是科技创新排名相对靠后,下一步应该加大科技投入,促进产业转型升级。重庆主要是民生幸福排名相对靠后,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上还有待改善,长春则在科技创新和民生幸福的得分上均相对较低,未来需要瞄准一流,补长短板。

        生态环境质量评价

        位居均分(82.10)之上的有11个城市(见图5),依次分别是:厦门(87.28)、深圳(86.49)、西安(84.60)、南京(84.34)、广州(83.63)、武汉(83.21)、重庆(83.19)、宁波(82.98)、青岛(82.77)、北京(82.76)和成都(82.70)。通过分析分项指标得分排名,我们看到,厦门、深圳和西安主要是生态建设上相对突出,厦门和深圳具有先天的地理优势,靠海且位于亚热带地区,森林植被相对茂密,绿化覆盖率高,有效过滤了污染物,空气质量相对较好。西安则是在生态建设上多多举措,2015年西安认真落实大气污染防治“国十条”,通过锅炉拆改、尾气治理等多项措施,强力推进建成区范围内20蒸吨以下燃煤锅炉“清零”工作。提前两个月完成建成区范围内20整吨以下地方燃煤锅炉“清零”任务。全面修订《西安市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从根本上解决了机动车尾气防治管理措施不足、监管手段不硬、处罚力度不大、部门协调不畅等问题。在全市打响治污减霾攻坚战,空气质量持续向好。
        天津、武汉和宁波在环境治理上排名相对靠前。在环境治理上,天津2015年以前所未有的工作力度持续推进“美丽天津•一号工程”,出台《天津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重点实施控煤、控尘、控车、控工业污染、控新建项目“五控”治理工程,加强京津冀联防联控,全力推进清新空气行动。制定《天津市水污染防治条例》,大力推动水环境治理。严守生态保护红线,推进生态文明制度改革创新。积极运用新《环保法》赋予的新手段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全市环境治理进一步改善。同样,我们也看到上海、济南和哈尔滨排名最后,上海和济南主要是生态建设排名相对靠后,哈尔滨在生态建设和环境治理上得分均相对较低。注重资源生态保护,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给人以安全的环境和安全感是高发展质量城市必备的要素之一,哈尔滨应该为建设高质量发展城市多举措大力提升生态环境质量。

        四个直辖市发展质量

        直辖市是直接由中央政府所管辖的建制城市,往往具有较多的居住人口,且通常在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上具有重要地位。目前中国四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均是中国一线或新一线城市,是我国重要省级行政区,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四大直辖市的城市发展质量指数得分情况如下,北京排名第一,其次是上海;天津和重庆排名相对靠后,得分分别为75.24和68.99。通过对四大直辖市的城市发展质量的分项得分进行比较(见表2,P46),我们看到,北京在经济发展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上远高于其他三城市;重庆则在生态环境质量上具有突出优势;上海经济发展质量相对较高,但生态环境质量垫底;天津在生态环境质量上具有一定优势,但是经济发展质量和社会发展质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城市发展质量与人均GDP的相关性分析

        GDP只反映了一个地方的经济总量,但是由于城市规模不同、人口数量不同、产业结构不同、经济在居民收入上的体现不同,因此,需要将GDP与其他数据相结合,才能看到一个城市更深层次的经济状况。当前中国的经济正处于转型期,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核心目标,就是中国的人均GDP水平的增长和提升。通过将城市发展质量与人均GDP进行相关性分析,我们看到,两者在0.01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p=0.792),城市发展质量越高,人均GDP得分越高。这说明,城市发展应该向质量看齐,高发展质量才能有利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提升居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执笔 :人民智库研究员 赵紫燕 焦 欢 】
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