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特色发展之路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行业聚焦>特色小镇的特色发展之路

特色小镇的特色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18-02-11来源:中国财经报作者:

特色小镇是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
特色小镇的特色发展之路

        特色小镇是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
        特色小镇“发源地”就在浙江,2014年10月,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在参观云栖小镇时提出:“让杭州多一个美丽的特色小镇,天上多飘几朵创新‘彩云’。”特色小镇概念首次被提及。
        2015年1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对浙江省特色小镇建设作出重要批示:“抓特色小镇、小城镇建设大有可为,对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都大有重要意义。浙江着眼供给侧培育小镇经济的思路,对做好新常态下的经济工作也有启发。”
        在全国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是2016年7月由住建部、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目标是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
        中央经济会议在部署2018年重点工作时提出,区域协调发展要“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这是特色小镇一词首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亮相,对于特色小镇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大规模的特色小镇建设如何防止走偏?浙江《规范》提出的特色小镇评定“1+8”指标体系值得借鉴。《规范》总结了浙江近三年以来在特色小镇建设中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在特色小镇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体制“新而活”的共性要求基础上,针对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时尚、旅游、金融、高端装备制造及历史经典8大类特色小镇产业特点灵活设置“特而强”的三级特色指标,形成了一个具有相对普遍指导意义、长期可持续的标准化机制。

        “特”在产业

        “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从浙江省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对特色小镇的描述中可以看出,特色小镇发轫于产业,也肩负产业创新的使命。
        不同的特色小镇承载着不同的产业定位。具有历史经典产业的小镇为产业升级转型提供了新载体,如湖州丝绸小镇原是国际知名的“丝绸之府”,涌现出了丝绸之路集团、翔顺工贸等一批龙头企业,丝绸小镇在复兴传统丝绸产业的同时,规划创意新丝巢文创度假、浪漫丝艺园蚕桑丝织技艺、丝路夜明珠丝绸创意消费和风尚丝绸秀丝绸时尚中心四大片区,片区中看不到一家丝绸企业,但丝绸元素却无处不在;一批脱胎于创意产业的特色小镇也在浙江涌现,在嘉兴市嘉善县南端,巧克力甜蜜小镇以婚庆产业为基点,力图打造长三角的婚纱摄影基地,同时,为周边农副食品和其他相关产业带来转型升级机会,农产品通过和旅游服务业相结合,附加值远高于原有价值。
        浙江省无疑是特色小镇建设的“弄潮儿”,点击浙江特色小镇官网上的“小镇地图”,产业不同、风格各异的特色小镇星罗棋布。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杨柳勇曾把浙江的特色小镇分为两类,一类是传承历史的,以及浙江丝绸、茶叶、旅游等特色产业(文化)小镇,比如绍兴的黄酒小镇;另一类是创新未来的,比如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而发展起来的杭州云栖小镇、乌镇互联网小镇等。浙江的特色小镇以产业特色也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以海宁皮革时尚小镇、黄岩模具小镇等为代表的制造业小镇;二是以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梦想小镇等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小镇。
        3年来,浙江省共产生3批106个省级创建小镇、两批64个省级培育小镇和3个首次命名小镇,至此,浙江省2015年在《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的“全省重点培育和规划建设100个左右特色小镇”的目标顺利完成。2017年8月,浙江省级特色小镇第三批35个创建名单正式公布。
        数据显示,2016年,浙江省前两批78个特色小镇入库税收160.7亿元(包含国、地税,下同),同比增长13.5%,平均纳税额超过1亿元;其中税收收入132.2亿元,同比增长14.5%,远高于同期全省税收总体增幅,展现了强劲的发展势头。
        成为特色小镇并不能一劳永逸,2016年,在浙江首批特色小镇年度考核中,南浔善琏湖笔小镇、苍南台商小镇、磐安江南药镇3个小镇为警告小镇,奉化滨海养生小镇成为首个降格小镇。据了解,这些“不及格”的“考生”丢分丢在了“特色产业”的要求上。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曾总结,浙江特色小镇成功的经验在于,其产业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发展起来,因地制宜,自发形成,并不是由政府推动,而这正是特色小镇之特色所在。

        “魂”在文化

        于特色小镇而言,文化是特色的标志,更是其灵魂所在。
        在大多数城镇寻找具有地方特色和经济发展潜力的产业并不难,相比之下与地方的历史民俗、文化风貌实现有机融合发展,让文化成为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同时提升产业的含金量才是特色小镇建设发展的灵魂。
        2017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出台的《关于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若干问题的通知》强调,彰显特色小镇特色,不盲目拆老街区,不盲目盖高楼,传承小镇传统文化,不盲目搬袭外来文化。
        特色小镇的建设和发展不能生硬地“造名字”,更不能凭空“戴帽子”。在浙江省,一部分本身具有强大生态、历史等文化资源的特色小镇或依托传统戏曲、音乐舞蹈、美术书画等艺术门类,或深入发掘茶叶、丝绸、黄酒、青瓷、木雕等传统工艺,实现文化旅游、文化创意等融合发展。如丝绸小镇相关产业植根于4000余年历史的桑蚕丝绸文化,产业发展与文化传播互促互进。另外一些小镇以强大的IP运营能力,导入书籍、壁画、电影、动漫等文化要素,从无到有打造文旅类小镇。例如巧克力甜蜜小镇以巧克力“体验”和“文化”为理念,游客不但可以观赏巧克力流水线生产全过程,同时还能了解到巧克力从起源到全球化的种种文化细节;再如信息港小镇、云制造小镇、物联网小镇等特色小镇依托互联网文化,建设信息产业集群,打造出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的网络IP。
        文化部“十三五”规划特聘专家彭中天强调,一些地方在城市化进程留下了太多遗憾,如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不力,历史记忆、城市机理荡然无存;建设理念贪大求洋,造成千篇一律、千城一面;设计规划重城而弱市,一味摊大饼,规模而不经济。建设特色小镇就是要传承和保护文化的多样性,把根留住,把民族记忆留住,把乡愁留住。

        “扶”其特色

        特色小镇的发展离不开有特色的扶持政策。
        ——中央下发财政资金引导扶持。2016年7月,住建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针对特色小镇的发展提出两条支持渠道,一是国家发展改革委等有关部门支持符合条件的特色小镇建设项目申请专项建设基金。二是中央财政对工作开展较好的特色小镇给予适当奖励。这是中央财政资金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对特色小镇给予支持,具有鲜明的导向意义。
        ——多部门联合发力提供金融支持。2016年10月,住建部、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发布的《关于推进政策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提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负责组织、推动全国小城镇政策性金融支持工作,建立项目库,开展指导和检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将进一步争取国家优惠政策,提供中长期、低成本的信贷资金。2017年1月,住建部、国家开发银行下发《关于推进开发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提出加大开发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力度,针对小城镇建设中面临的融资难问题,创新融资模式,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
        ——出台特色补贴政策。浙江省于2015年5月下发《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特色小镇在创建期间及验收命名后,其规划空间范围内的新增财政收入上交省财政部分,前3年全额返还、后2年返还一半给当地财政。
相关政策的实施如同搅动了一池春水,也激发了投资界的热情,许多企业纷纷把目光投向特色小镇。

        “解”其问题

        经过不断的探索与完善,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涌现出不少值得借鉴的成功案例,同时在推进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发展的误区,特色小镇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还有诸多问题待解。
        一是对特色小镇的定位不准、认识不清。特色小镇是一项新事物,在具体实践中,部分人将特色小镇等同于新城镇的概念,用建新城的思路和模式来规划建设特色小镇,盲目追求规模效应、扩张效应,产生了一些“大而全”的特色小镇。
        二是盲目跟风,创新不足。部分中西部的特色小镇建设存在一定程度的简单模仿、照搬照抄现象,一些地方对本地特色产业、资源禀赋、文化遗存等比较优势认识和挖掘不深,不顾发展阶段、经济水平和特色小镇生成与发展的基本规律,确定的产业和功能脱离实际,在建设标准和行动步骤上盲目设定。
        浙江大学旅游学院旅游研究所副所长周永广认为,特色小镇的大与小没有一定之规,需要根据地方和产业自身的需要,不要贪图过大,没有产业支撑,这样的小镇肯定是没有可持续性的。另外,宜居宜业是小镇的基础,但不一定要宜游。
        特色小镇发展中的种种问题也正在得到解决。近日,国家相关部门接连发布指导意见,调高监管定调。发改委与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严令禁止“新瓶装旧酒”“盲目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对各地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各类问题进行统一规范,严格控制建设数量,取消一次性命名,统一实行宽进严定、动态淘汰的创建达标制度。
1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