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如何保护城市工业遗产?

如何保护城市工业遗产?

发布时间:2018-01-30来源:清华同衡规划播报微信公众号作者:

1月27日,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正式公布,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汉阳铁厂、陶溪川文创街区等100个项目入选。那些司空见惯、破旧荒寂的工厂,如何成为了工业遗产?工业遗产又该怎么保、怎么用?
如何保护城市工业遗产?

        导读
        1月27日,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正式公布,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汉阳铁厂、陶溪川文创街区等100个项目入选。那些司空见惯、破旧荒寂的工厂,如何成为了工业遗产?工业遗产又该怎么保、怎么用?

        1、工业遗产的起源及界定 

        工业遗产起源于工业革命最早发端的英国。19世纪中期,工业遗产的问题开始引起重视,到20世纪50年代,随着欧美一些发达国家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城市中心区人口和就业向郊区迁移、老工业企业逐渐被淘汰或者向郊区迁移。工业废弃地的再利用正式被作为课题开始研究,期间欧洲理事会和1978年成立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对工业遗产再利用及相关研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003年6月在俄罗斯召开的《关于工业遗产的下塔吉尔宪章》正式提出了工业遗产的概念。

华新水泥厂旧址
        我国的工业遗产研究以2006年国家文物局主持召开的“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及其产生的《无锡建议》主要标志。此次会议上,我国首次公布了中东铁路建筑群等9处工业遗址入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着我国工业遗产保护与开发正式被列入国家政策保护层面。
        工业文化遗存被定义为:包括工厂车间、磨坊、仓库、店铺等工业建筑物,矿山、相关加工冶炼场地、能源生产和传输及使用场所,交通设施,以及工艺流程、数据记录、企业档案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2、拆还是保?

        根据工业遗产的定义,并不是所有工业建筑都有遗产价值,都要作为“遗产”进行保护。在城市新的规划建设框架里,大量工业建设遗留下来的工业建筑,什么样的该保?什么样的该拆?
        目前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存在的问题不容小觑:如重视不够、家底不清、对工业遗产的数量,分布和保存状况心中无数,界定不明;认识不足、措施不力,也导致不少工业遗产成为城市建设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首钢工业遗址公园
        因此,实现保护的首要任务,是充分梳理我国各时期工业遗产的价值、进行遗产认定,做到心中有数。从价值上来说,中国各个时期的工业遗产主要体现在对中国特殊的工业化进程的见证上。
        例如近代遗留的工业遗产,是在社会发生巨大动荡的时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中国近代工业并不是当时科学技术发展的直接体现,而是在错综复杂的历史中留下的“自强不屈”“忍辱负重”的深刻烙印。
        而中国现代工业,是在以前苏联“老大哥”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援助下建立起来的,经历了大跃进、三线建设等历史阶段。改革开放以来,从“三来一补”到成为“世界工厂”,高速工业化过程迅速缩小了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工业化之路不同于欧洲、不同于南美,也不同于亚洲的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工业遗产便见证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奇迹,是我国工业建设的纪念碑,记录了中国工业化的过程。
        因此,中国工业遗产的核心价值具有独特性,无法被取代,应该采取相应措施重点保护起来。

        3、工业遗产怎么用?

        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不应是“福尔马林”式的被动的保护,而应遵循工业建筑遗产保护的特点,在保护的前提下通过功能转换,进行适应性再利用。
        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可以利用原来的生产空间,实现资源的节约、减少建筑垃圾,从而实现工业建筑全生命周期的可持续发展。这是我们再利用老旧工业厂房的基本出发点。

798艺术区
        新的用途,应当尊重工业遗产的原有格局、结构和特色,并应创造条件,保留能够记录和解释原始生产功能的区域,用于展示和解说曾经的生产过程。
        从大的背景来看,我国需实现传统产业的升级,实现再工业化,各个城市也要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发展。那么,工业遗产的利用方式,就应当根据其不同的性质和城市发展需要来探索。工业遗产可以重点应用于文化设施建设,如博物馆、美术馆、展览馆、社区文化中心、文化产业园区等,既体现工业遗产特色,又使公众得到游憩、观赏和娱乐。

        4、国内外工业遗产利用经验

        从价值发现到再利用

        对工业遗产的再利用,最初发端于对旧工业技术的传承。无论是专业的工业研究者,还是民间的业余爱好者,都希望通过工业考古记录和传承旧工业技术。同时,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挖掘出工业遗产的政治意义,也能够唤起民众对国家发展的记忆、民族自豪感与文化归属感。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作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英国政府在工业遗产上的工作重点,从研究工业遗产的价值,转向通过再利用完成对工业遗产价值的重新实现。
        以利物浦阿尔伯特码头为例,为了重新利用这个已经废弃的码头使利物浦重新焕发港口城市的光彩,英国政府于1981年成立了梅西河发展公司。通过有计划和有引导的再开发,阿尔伯特码头一举成为多功能的城市休闲中心,以新的姿态焕发了往日活力。2011年,码头还新增了利物浦博物馆,展示码头的历史功绩。

利物浦的阿尔伯特港

        变为旅游胜地与文化地标

        工业遗产也给西方国家的旅游业带来了新的思路。对工业遗产的旅游开发,成为工业考古和工业遗产再利用的重要形式。
        英国是世界上开展工业遗产旅游最早的国家,最为著名的例子就是铁桥峡谷。从16世纪晚期开始,铁桥峡谷因为蓬勃发展的煤炭开采业成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19世纪下半叶,峡谷的工业开始衰退,工厂逐渐关门。
        1986年,铁桥峡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为世界遗产的工业遗产。目前的铁桥峡谷已经形成一个占地面积达10平方公里的旅游区,包括7个工业纪念地和博物馆、285个保护性工业建筑, 每年接客量可达30万。

铁桥峡谷

        织补城市,实现产业转型

        当办公用房和住宅开发已经过量的时候,已经处在城市生活圈中的老企业,如何开发利用,如何就此完善交通和居民服务设施等城市功能,是城市经营者和城市规划设计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陶溪川是江西省也是景德镇市的重点工程,也是个复合型项目,当中既有老厂搬迁,又有棚户区改造;既是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又是新型城镇化和“景漂”族的精神家园。此次项目的主持人兼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控人居集团遗产研究院院长张杰说,景德镇具有陶瓷产业的传统和背景,在以陶瓷为带动的艺术陶瓷专业创作、教育、运营、消费资源全都存在,陶溪川的实践呼应了这个需求,为顺应景德镇陶瓷文化、陶瓷产业和人的需求,提供了一个产业的、文化的及老百姓生活的场所。
        通过打造青年创业平台和创意孵化器,陶溪川渐渐形成了集创意、传统集市、线下商城、线上旗舰店为一体的“双创邑空间”。另外,陶溪川还创立了贮藏艺术家的模式,通过成立国际工作室,吸引了50多个国家的100多位外国艺术家来此驻场创作。
        在张杰看来,这些“景漂”青年的到来,也拉动了景德镇当地配套设施的建立:“现在有了酒店、咖啡馆、工作室,逐渐形成了产业社区和城市服务的网络,带动了相关产业的转化升级,也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

        政府引导是关键

        日本群马县富冈制丝场原本是明治维新时期引进法国技术和培训人员后设立的一所示范性机器制丝工场,后属于片仓工业株式会社。
        由于产业调整,制丝场于1987年停止运营,但保留了完整的工业建筑和设备。从1995年开始,富冈市长开始与片仓工业进行交涉。2003年,群马县知事建议制丝场申报世界遗产。2005年,片仓工业将富冈制丝场捐赠给地方政府,此举既帮助企业卸下了资金上的重担,也给了政府重新利用和开发制丝场的机会。从此地方政府成为推动富冈制丝场利用的主导力量。
        富冈市充分认识到制丝场的历史文化价值,希望可以发挥它的社会功能。为此,富冈市还引入了各类社会团体,如产业观光学习馆、富冈制丝场同好会、富冈制丝场世界遗产传道师协会等,组织举办了世界遗产讲演会、学习会、科普和体验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富冈制丝场充分发挥了其教育功能和观光功能。

富冈缫丝厂厂房外景一角
        在富冈市的努力下,富冈制丝场还整合了周围的地域遗址,组成了近代绢丝产业遗迹群,完成了核心产业和地域及其周边的整体性保护。
        政府的加入,让原本苟延残喘的老工业区在新的社会背景里获得了新身份,实现了新价值。这种转变单靠企业的力量是无法实现的,从企业管理到政府主导,完成了资源的优化配置,使工业遗产能得到更高效率的利用和开发。
        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这些国外的“他山之石”可看出,在政府的正确引导下,民间智慧积极参与,才能确保其获得持续关注,实现华丽转身。
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