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行业聚焦>中国城市化发展空间格局变化研究

中国城市化发展空间格局变化研究

发布时间:2018-01-11来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网站作者:

本报告对中国城市化发展空间格局的分析,是基于统计年鉴、人口普查(第五次人口普查、第六次人口普查)等数据,对我国城市规模分布与交通网络建设的发展变化情况进行分析。
中国城市化发展空间格局变化研究
李善同、孟延春、谷浩

        一、引言

        本报告对中国城市化发展空间格局的分析,是基于统计年鉴、人口普查(第五次人口普查、第六次人口普查)等数据,对我国城市规模分布与交通网络建设的发展变化情况进行分析。首先,城市规模分布研究有助于揭示城市在区域空间的分布规律,从而构建合理的城市规模体系;其次,交通网络建设的研究有助于发现城市化过程中的要素集聚现象,揭示城市空间拓展过程。上述研究有利于掌握中国城市化空间格局的演变规律,提供制定城市发展的政策依据,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二、中国城市化空间格局变化特征

        (一)城镇人口向大城市迁移特征明显,小城市数量减少,县级单元城镇人口增长明显。
        研究报告以国务院出台的《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为标准,从2000年到2010年全国的城市规模的变化情况来看,城镇人口主要向100万-500万的大城市、500万-1000万的特大型城市和1000万以上的超大城市集聚,同时十年间这三类城市的城市数量增加了70个,城镇人口占全国城镇人口比重增长了16.56个百分点。具体来说,十年间超大型城市新增了重庆、深圳和天津三市,201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了10.96%,人口比重上升了5.5个百分点。特大型城市新增了4个,2010年城镇人口占比达到了10.3%,人口比重上升了1.22个百分点。大城市的城市数量增加了46个,城镇人口占比达到了50.26%,人口比重上升了9.84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大城市是十年间所有类型中城市数量增长最多,人口比重上升最快的城市规模类型。以上数据充分说明了我国规模大的城市发挥着强大的集聚功能效应,吸引了大量的城镇人口涌入。而另一方面,全国中等城市与小城市的数量和人口比重明显下降。虽然十年间中等城市数量只减少了7个,但是城镇人口占比降至13.97%,下降了7.17个百分点。特别是Ⅱ型小城市(小于20万)的数量从2000年的235个降到了2010年的140个,减少数量95个,城镇人口占比从6.69%下降到了2.73%,减少了3.96个百分点。此外,通过位序—规模法则发现2010年城市人口规模随着城市位序的变化相对于2000年更加缓慢,说明我国城市人口规模之间的差异变小,城市人口分布相对更均匀。此外,基于县级单元(县与县级市)的分析,2010年全国普查县级单元总人口约8.1亿,占全国总人口的61%。2000-2010年新增城镇人口约2.11亿,县级单元增长约占44.54%。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县的数量减少了41个,但是其新增城镇人口占全国新增城镇人口比重达到了38.66%,成为全国城镇人口增长的重要单元。
        总的来说,针对我国目前庞大的城市体系,位于前列的城市人口规模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引导人口合理流向大城市。县级单元人口增长迅速,成为推动我国城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我国区域发展不均衡,东北地区城市体系发展较稳,东部地区是推动我国城市化发展的主要地区,中西部地区城镇人口向规模大的城市集聚。
        1.东北地区。东北地区城市体系发展稳定,城镇人口分布呈均衡型,人口增量向顶层集聚。具体来说,首位城市沈阳与后位城市之间差距在缩小,前列城市规模差距变化不大。到2010年,沈阳和哈尔滨成为特大城市,城镇人口占比达到了18.69%,十年间两市共计增加城镇人口258.28万,占东北地区城镇人口增长数的31.45%,表明沈阳与哈尔滨成为十年间推动东北城市化进程的重要力量。2000-2010年东北地区县级单元的城镇人口增长了205.46万,占该地区新增城镇人口的1/4,占全国新增城镇人口比重的0.97%,说明县级单元城镇人口增长幅度相比全国幅度增长较小,东北地区的主要城镇人口增量仍然集中在大城市。
        2.东部地区。东部城镇人口分布呈均衡型,人口增量各层级协调发展。2000年到2010年东部地区大城市、特大城市以及超大城市这三类规模大的城市发展非常迅速,总计增长22个,形成多个大城市、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其中,超大型城市和特大型城市人口比重达到了36.1%,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8.7个百分点,与该地区其他类型城市相比,增长幅度显著。而中等城市与小城市的城市数量与人口比重同时下降,特别是20万城镇人口以下的小城市数量迅速下降,人口占比也仅仅占到东部地区的1.11%,体现出了人口向大城市聚集、小城市收缩的整体趋势。2000-2010年东部地区县级市的城市数量减少了17个,但是十年间县级市城镇人口增长率达到了13.85%,占全国新增城镇人口比重的3.26%,是四大板块中县级市占比最高的地区。另一边,尽管县的数量减少了20个,但是县的城镇人口增长率达到了65.26%,新增城镇人口比重占全国城镇人口比重的11.43%,说明东部地区的县级单元成为推动东部城市化的重要力量之一。
        3.中部地区。中部地区的城镇人口分布呈梯形,人口增量向底层集聚。特大城市与大城市类型有显著的发展,不仅是城市数量上增加了29个,也迅速集聚了中部地区的城镇人口数量,城镇人口占比达到了该区域的73.19%。特别是,省会城市成为特大城市(武汉)和Ⅰ型大城市(长沙、南昌),说明省会城市既发挥着区域性城市中心的集聚效应,又利用自身行政优势实现了城市规模扩张。另一方面,中等城市的城市规模缩小,城镇人口占比下降明显,减少了19.21个百分点。2000-2010年间中部地区的县级市城镇人口增长率达到了36.3%,是四大板块中县级市增长率最高的地区。值得注意的是,十年间中部地区县的城镇人口增长率达到了102.31%,新增城镇人口数量占全国新增城镇人口比重的14.95%,是四大板块中县的增长率和增长比重最高的地区,以上数据充分说明了2000-2010年中部地区县级单元城镇人口的快速增长是推动该地区城市化的关键力量。
        4.西部地区。西部地区城镇人口分布呈沙漏型,人口增量向顶层、底层两端集聚。2000-2010年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和大城市这三类规模大的城市十年间人口占比从46.37%上升到了60.64%,增加了14.27个百分点,增长幅度较大。值得注意的是,首位城市重庆与次位城市成都之间的差距缩小程度,表明成都的城市规模在十年间发展迅速。直辖市(重庆)与省会城市(成都)利用行政优势和地区性的集聚效应,正在逐渐发展成为区域性中心城市。2000-2010年间的西部地区县级市城镇人口减少了7.1个百分点,成为四大板块中唯一负增长的地区,这与十年间西部地区发生的撤地设市有着直接关系。相反的是,县的城镇人口增长率达到了68.23%,仅次于中部地区,新增城镇人口数量占全国新增成长人口比重达到了12.12%,仅次于东部地区,说明了西部地区县的城镇人口增长对该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发挥着关键作用。
        总的来说,2000-2010年东北地区城市体系发展较为稳定,规模大的城市发展较快。东部地区的城市数量、空间分布密度明显高于其他区域,是推动我国城市化发展的核心区域。中西部地区同时呈现出人口向规模大的城市集聚的现象,县级单元成为推动中西部地区城市化的重要力量之一。
        (三)交通网络建设迅速发展,交通网络节点联系加强。
        改善交通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是优化城市空间形态和区域格局的重要手段。我国通过公路、铁路(高铁)、航空三个主要的交通网络建设,加速了城市、区域之间的各类要素流动,加强了城市的分工协作,促进了城乡融合。公路建设方面,2015年末全国公路总里程457.73万公里,全国高速公路里程12.35万公里。铁路建设上,我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1万公里,居世界第二位,其中,西部地区的营业里程达到4.8万公里,比2014年末增长10.1%,说明西部地区的各类要素在加快运转。特别是,高铁营业里程位居世界第一位,2008年到2015年,高铁占铁路运营比重从0.84%上升到16.4%,增长速度迅猛。近年来,航空运输发展迅速,18个航空中心城市和区域性航空中心城市构成了我国航空网络体系,基本覆盖了全国各大区域:东北地区——沈阳、哈尔滨和大连,华北地区——北京,华东地区——上海、厦门、杭州、南京和青岛,华南地区——广州、深圳、三亚和海口,西北地区——西安和乌鲁木齐,西南地区——成都、昆明和重庆。由全国性航空中心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成都出发的旅客数量最多,且这些中心之间联系最紧密。其次,五个全国性航空中心与各区域性航空中心城市之间的联系,从而形成全国航空网络最基本的菱形骨架(以北部的北京、东部的上海、南部的广州—深圳、西部的成都—昆明—重庆为4个顶点)。北京作为首都,影响范围最广,主要覆盖了华北、华东和西部地区,上海其次,主要影响涵盖了整个东部沿海地区,广州—深圳则影响华南和西南地区,位于西部的成都—昆明—重庆将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有效地连接起来。
        总之,我国52个主要航空节点城市中,东部地区城市所占比例最高,说明东部地区仍然是我国交通节点的重要区域。其次,东部城市之间的航空联系较之中西部城市要更紧密,城市之间要素流动密切,同时通过对航空网络的分析也可以看出东部地区的经济活跃程度要高于东北地区和中西部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

        三、未来中国城市化空间格局的政策建议

        (一)引导城镇人口向城市集聚,推动社会经济发展。
        我国城市化发展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合理扩张城市规模,促进城镇人口流动,形成合理的城市体系,实现城市社会经济全面发展。一方面,提升大城市的公共资源要素配置能力,加强土地集约化利用、构建合理的住房体系,深化户籍管理制度改革,优化社保、住房、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制度,加速农民工市民化,实现大城市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加快培育特色优势的小城镇,加速小城镇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加强城镇人口承载能力,优化公共资源分配体系,提升公共服务管理能力,及时将返乡创业农民工等人员纳入公共服务范围,实现小城镇的健康有序成长。
        (二)推进城市群建设,打造区域增长极,建设国际大都市,发挥全球城市影响力。
        以“十三五”规划为指导,加快各类城市群建设,打造国际大都市,推动城市化进程。城市群内部需要形成合理的城市规模等级体系,避免出现超大城市、特大城市的单极或者双极发展,从而忽略小城市或小城镇的城市规模发展。东北地区,加速哈长城市群和辽中南城市群建设,利用城市群的集聚效应,打破省域边界的行政体系,推动东北地区发展,实现东北振兴。东部地区,发挥沿海三大城市群(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优势,建设东部地区的国际大都市(如北京、上海),集聚高端要素,融入全球城市网络,发挥全球城市影响力,同时加强大城市周边小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能力,疏导大城市的各类功能,形成合理的城镇体系。中西部地区,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将区域内的特大城市、大城市建设成为该区域中心性城市,发挥区域增长极作用,推动区域经济增长;同时针对中西部地区县的城镇化进程加快的明显特征,需要着力强化小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合理分配公共资源,提升公共管理能力,从而带动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就地城镇化,加速区域城市化,实现区域经济快速增长。
        (三)构建多层次城镇交通网络,加强区域之间的要素流动与经济联系。
        构建合理的、多层次的城镇交通网络系统,构建安全、高速、一体的交通体系,促进城市之间的要素交换,完善城市职能分配。多层次城镇交通骨干网络建设,加强了公路、铁路(高铁)、航空运输等不同交通方式的相互联系,发挥经济、社会、文化等要素在城市之间的运转,促进城市的分工与协作,提高空间运行效率,有利于实现区域经济效益最大化。同时,加强城市群之间的交通网络建设,特别是发挥高铁的时效优势,加快城市群之间的要素流动,促进城市群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打造我国多个经济增长极。
315